张黎博客!
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诉说 > 故事:她不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来自他的折辱

故事:她不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来自他的折辱

-|分类:情感诉说|2018-08-10 14:52:55|-

故事:她不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来自他的折辱

第三章 李茹君死了!

那天过后,叶瓷有连续三个月没有再见到沈君默。

这让她不可置信。每个月18号的“酷刑”,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断过的折磨,突然间就断了。

叶瓷没有半点高兴,反而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恐惧!好像有什么事情在发生,而她却不知道。

甚至他常常会想到当初沈君默走之前说的那些话,晚上做梦也会梦到她妈。

梦中,她妈指着她骂不要脸,怎么生了她这么一个不知廉耻,丧心病狂的女儿。她还梦到她妈妈死了,是被她气死的!

她哭着解释,说她没有,可是没有人相信。

醒来之后,脸上全都是眼泪。她叹了口气。

这三年来,沈君默用他的个人背景和权利将她关在这里不让任何亲人探视。却唯独每个月要承受他的折辱。

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。她被判了无期,要在这监狱待一辈子,连带着她的感情都被判了无期,只有暗无天日的绝望。

突然,有狱警开门进来。她心里一抖,那人已经走到她面前,面无表情,“7583,有人探监!”

“卧槽,这么晚了有病吧,扰人清梦!”有其他犯人被吵醒骂骂咧咧不耐烦的声音。

叶瓷站起来,心里前所未有的慌。

今天不是18号,现在估计已经凌晨两三点了!沈君默过了三个月,突然这个时候来找她,不能不让她多想。

脑海中闪现过很多画面,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,连肚子都开始有些坠痛感。

还是那个单独的探监室。

她进去的时候,沈君默依旧背对着他,穿着黑色西装,站在窗边。脚下丢了好几个烟头,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,浓烈的烟味呛的叶瓷忍不住咳嗽出声……

正是这个声音打断了沈君默的思绪,他掐灭了咽转过身来。

看到那张阴沉冷酷的脸,叶瓷心里一惊,忍不住倒退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个月没见到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太晚了探监室的灯光不明。沈君默的暴戾残忍的气息更重了些,还夹杂着一些说不出来的血腥气!

看到她倒退,沈君默停下脚步,拧了拧眉,狭长的俊眼不耐地望着她,声音很沉,“过来!”

叶瓷看着他,在他发怒之前才慢慢挪步过去。

才挪了两步就被沈君默不耐烦地拽了过去,压在桌子上。

后背撞到桌子,一阵尖锐的刺痛。叶瓷心想肯定又被撞青了,手腕被他快被捏碎,她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后什么都没说。

他忽然凑到她脖子边,狠狠地咬上那块被他咬过无数次的伤疤直到见血才放开,声音低沉如同鬼魅,“知道吗?李茹君死了!”

那一刻,身上的羞辱疼痛都比不上沈君默的那句话给她带来的震惊和痛苦。

李茹君死了!

她妈妈死了!

本文来自小说《情深不自知

==本段 沈君默 叶瓷 李茹君 FAQ说明==


沈君默:沈君默,浙江吴兴人。大学毕业。早年留学日本,回国后任北京大学教授,河北省政府教育所所长,北平大学校长,上海中法文化交换出版委员会主任兼图书馆馆长,监察院监察委员,1949年后历任上海市文物委员会委员、文史馆副馆长,上海市文联主席,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主任。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委员,全国政协委员,全国第三届人大代表,1905年开始发表作品。

关于沈君默 叶瓷 李茹君 网友看法
  • 复制本页网址